欢迎访问重庆交通建设(集团)有限责任企业官方网站!

探 亲

图片编辑: ; 文章编辑: ; 发布日期:2012-06-15 ; 点击:

   对于两地分居的亲人来说探亲是渴望的,是幸福的。但我自己面临探亲却咋也高兴不起来,为啥?心里憋屈吧。别人说有女不嫁建筑郎,真的说准了。你们知道吗?我和大志结婚5年了,每天上班要管单位上的事,下班又要管4岁的小儿子和公婆,一天像一个旋转的缧驼难得有点空闲。如今大志上班相隔几千里,一点都照顾不到家,上次他到项目部工地上一去就是半年多,就打了5次电话,电话里一说就是忙、忙,说要理解他,理解筑路工,但谁又来理解我呢?也不晓得他一天忙些什么。唉!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,干脆离婚算了。
   前两天我在家把离婚协议都写好了,趁这几天工休到大志工地上去一趟,两个商量一下把协议签了。
   今天刚好大志的徒弟、他们单位的大学生王小毛,一个机灵勤奋的阳光小伙子回重庆办事,我正好搭他们的车到云南红河州项目部工地去。
   云南的天气真是多变一会大雨顷盆,一会又是晴空万里,大家经过日行夜宿,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两天,途经宜宾、高县、昭通、蒙自、最后到了红河州。
   到红河州已是晚上6点了,看来晚上直接到施工项目部是不可能了,小毛把我带到红河大酒店把车停好后帮我安排好住宿。过了一会小毛拿着两张票说:“大嫂大家一会吃了饭去看歌舞“彩云之南”。闲着无事在红河州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有听小毛安排了。
   吃了饭我和小毛到剧院看歌舞,一首“彩云之南”的歌声使人留念使人陶醉,看惯大片的我,偶尔看一下具有民族特色的歌舞别有一番韵味。这时场上跳起泰家的卢笙舞,随着音乐一群泰家女正在轻歌慢舞,我情不自禁地说道:“好美,怪不得大志都不想回家了”。小毛却为师傅打起了抱不平对我说:“大嫂,你这就冤枉师傅了,师傅可不是这样的人……”
   第二天,大家经过近3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来到了红河州的施工项目部。小毛带着我在项目部四处转了转,我说:“小毛我看你们这里还可以吗!你们的食堂、宿舍、会议室、办公室、职工书屋、创先争 优公开栏都搞得不错,还有点城市文明的样子,没有成野人”。小毛说:“大嫂见笑了,大家上班是很辛苦的,下班肯定要好些,这都是项目部工会和支部努力的结果;大家刚来时这里是一片荒山,大家建项目部、开便道、安置线路、购图书……费了不少力”。
   这时听见说话声音在家的员工都出来打招呼,项目部张书记说:“小苏来了快屋里座,大志到工地去了,一会就回来。”我说:“张书记不麻烦你们了,我在大志宿舍座座就行。”在张书记和小毛的带领下,我走进了项目部二楼大志的宿舍,在大志床上看见两本翻开的书,我拿起一看见是《隧道工程施工工艺》和《桥梁基础和支架施工工艺》,我心想看来大志还没有在外面“晃”呢!这时我看见床头下面的脸盆里放着两件刚换下没来得及洗的衣服,我忙拿去找了点肥皂洗了凉在后面阳台上,随后我对小毛说:“小毛带我到工地去看一下你师傅嘛。”小毛说:“大嫂你不急吗,吃了午饭我带你去找师傅。”我说:“小毛现在我就想去,不看见大志我心里不不踏实。”小毛说:“好嘛,大嫂我带你去。”
   顺着为施工开的便道走了20多分钟山路,我同小毛一道来到了山沟底,听管安全的老王说大志在沟上面半山腰的山洞里,小毛说:“这一段上山的路不好走,老王你帮忙喊一下师傅嘛。”老王说没得问题接着就喊道:“王经理快点下来,你爱人看你来了……”声音在山谷里回荡。过了几分钟一个提着安全帽,头发散乱、灰头土脸的人从隧道里走了出来,慢慢地、慢慢地下到了沟底。我看见王大志瘦瘦的,一身灰不溜秋的样子,我凝或地问他:“大志是你吗?”大志抬头答到:“我是大志,货真价实,如假包换的王大志。”我说:“你咋跟个泥猴子一样没精打采的?”大志说:“苏琴你来了,工地上就是这个样子。”小毛说:“师傅哇,我和大嫂都来了一会了,大嫂是专门来看你的哟”说着向师傅做了个鬼脸。大志像没看见一样说:“走嘛到项目部宿舍去”。
   看见大志这样子,我眼泪一滚就出来了,我一边帮大志拍着身上的泥灰,一边心疼地说:“谈恋爱时别人都叫你王白马,现在倒好成了王黑马了。”大志说:“没办法,原来3年的施工任务压在两年内完成,不抓紧不行啊!前段时间下了阵暴雨把沟底冲得一塌糊涂,必须及时清理和搭设便桥,你不知道大家刚进场时根本没有路,没有施工落脚点,连隧道的入口都是工人们从山顶拴着绳子滑下来一点一点挖掘的,难啦!”
   大家边谈边走着,一会就到了项目部,在项目部大门口刚好碰见集团领导下来检查工作,集团副总经理刘浩老远就打着招呼:“大志、小苏你们回来了,我刚才听张书记说你们来了,快到会议室座座;远征以来,小苏是第一个到项目部来探亲的职工,我代表项目部的员工欢迎你!欢迎你到项目部来了解大家的员工,了解大家亲人,了解大家这些可爱的兄弟姐妹”。
   张书记也说:“小苏啊!大志是一个不错的基层领导,工地上凡是脏、苦、累、难的工作都是他带着党员冲在前面,没有他们,大家的远征方案难以实现,大家的工程进度难以跟上,大家的员工队伍难以稳定,大家的经济效益也难以上一个新的台阶。是我这个支部书记当得不合格呀!对你们的家庭关心不够,给你们造成了不小的误会,我真诚的向你们道歉”。
   项目部工会主席李放也接着说:“小苏啊,大志没有一点领导架子,工作再忙他都时常记挂着员工,他说工会工作的重点就是关心员工的吃、穿、住、行,关心员工的学问生活,他常说员工下班能够吃上一口可口的饭菜、用上热水是他们最基本的要求,如果这一点大家都不能做到大家还配做工会干部吗?大志关心大家,但大家对大志关心不够,我这个当工会主席的也有责任,实在是对不起!”
集团副总经理刘浩意味深长地说:“大志在大家项目部职工心目中可是一块宝哟,你不放好小心被别人抢去了”。
   我眼里流着泪水,悄悄从皮包里拿出离婚协议来,大志看见心慌了,忙把我拉到半边说:“你硬是要签吗?”我几把将协议撕碎,用食指点着大志的脑门说:“你真是个不开窍的东西,我是考验你,大家永远都不可能分开。”接着我真心地去抱大志,大志说:“慢点、慢点我身上脏,等我换件衣服了来。”我说:“我不管,我不管,我就要一辈子缠着你。”看着这情景大家纷纷拍起了手。
   接着我转身对着大家说:“我也不是不懂道理,原来我确实不了解大家,认为大家在外面快乐把家都忘了,那里知道一线员工这么辛苦。我这次探亲回去一定配合大志的工作,抽出时间协助留守的同志定期走访员工家属,为他们解决一些实际问题,让一线员工安心、安全地生产,为和谐工地、和谐家庭、和谐社会作出努力。”
   集团副总经理刘浩说:“这次小苏来探亲加强了职工与家属了解是个好事情,但也暴露了大家工作中的一些问题,作为大家的员工再忙也不要忘了对亲人的问候,对家属的沟通,大家的支部、大家的工会要在这方面多做工作,当然作为行政在经费上也要给与支撑。我建议春节大家的员工和家属搞个大联欢,让大家在一起倒倒苦水、说说心里话、交流交流、快乐快乐,大家说要不要得?”
   大家齐声说:“要得!”这时炊事员高强穿着白围腰、戴着白帽、拿着不锈钢锅铲大声说道:“为迎接大家筑路职工的大嫂,我炒了几个拿手菜,现在开饭了!”
   探亲结束了,几天后我离开了云南红河州的项目部工地,离开了这群可亲可敬的筑路员工,但我和他们的心贴得更紧更紧了。也许10年后,大家旅游再踏上红河州这片土地,那时我可以骄傲地说:我和我的爱人曾经为红河州、为边疆的繁荣流过汗水、贡献过力量。